003 子非鱼

我很恨自己。

因为我的懦弱和自私,又一次造成了悲剧。

如果不是我的私心,窫窳和阿咸就不会遭到暗算。

如果不是我想苟活,我不会去制造不死药。没有不死药,窫窳不会变成怪物、女丑不会死、阿咸不会变成一个废人……

是的,阿咸已经不是原来充满勇气和热情的阿咸了。

他迅速地衰老,这种情形我也没有办法再继续寄生了。

我离开阿咸,浑浑噩噩地飘荡着,来到了大海边。

女丑曾经乘着大蟹而来,如今女丑死了,大蟹依然在海中遨游。

我很累。

真的很累。

漂泊在无数的星球之间,一次又一次寻找寄主,却永远不能像正常人那样活着了。

原来看遍宇宙星河,我还是看不明白自己的心。

看着大蟹悠哉乐哉地在大海里游着,那么快活、不知忧愁,我突然起了一念羡慕之心。

大蟹的身边游过来一条鱼,它们一块游玩着。

我心念一动。

我突然寄生到那条大鱼身上了。

海水包围着我,我往大海深处游去,直至那人迹罕至之处。

后来我才知道,这条鱼被称为大鯾。

注:《山海经-海内北经》大蟹在海中。大鯾居海中。

我现在觉得很平静,不用像一个人那样去思考很多,每天都在大海的深处独自悠游着。

偶尔,在满月的时候,我会离开大鯾,坐在海边的礁石上,对着月亮唱着歌。

我唱的歌只有一句:世称名号莲花生。

我在渴望奇迹吗?

我不知道。

有人接近我时,我就重新回到海中,回到大鯾身上。

我没有想到,那会成为后世人鱼传说的开端。

后来,大鯾的寿命到了,我没有再另外寻找寄主。而是随着它沉眠。

反正,我是死不了的。

别问我为什么会知道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只知道沧海变成桑田经过了七次。

我被一个人从高山上挖了出来,其实他挖到的是大鯾的一部分尸体,现在就是一块乌溜溜的石头,却闪着暗金色的光芒。

这个人以为挖到异宝,欣喜若狂地把石头献给他们的国王。

国王让国师察看并回禀石头到底是何物。

国师是一个把头发剃光光的人,我听见旁边的人称呼他为“方丈”、“和尚”、“师父”……

我慢慢地苏醒,发现国师有点神通,他能感觉到我的存在,却不知道我是什么。

他将石头放在他打坐的静室里,对着石头盘膝而坐,这一坐就是三天三夜。

“当真是劫数不可避?”和尚缓缓睁眼,喃喃自语。

他叹了口气,淡然而起身,大步走出静室,我只听见一句:

“因果如此,就坦然面对吧……”

国师回禀国王,说石头里有九重天之外的异物,但是他还参不透,建议国王将石头还回深山,因为不知是福是祸。

我心里一凛!

这和尚果然厉害!

九重天外?!我不正是穿越了九次宇宙裂缝而来到此处吗?他能帮助我回去吗?!

国王思量再三,不肯放弃,我被安置在和尚所在的寺院里。

和尚每天都会对着石头念经,每次他一诵经文,我就有说不出的欢喜和平静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偶尔,我也会哼唱他诵的经文:

“吽欧坚耶杰呢向灿,

巴玛给萨东波拉,

雅灿巧格欧哲尼,

巴玛炯内意色匝,

……”

没想到,这样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,居然有人找上门,愿意用一百种宝物,换取石头。

和尚回禀国王,国王因为前方的军队钱粮紧张而急需钱财,就同意了。

没有想到,和尚却出言阻止了。

理由很简单,他欺骗国王说:他已经参透九重天外的异物,可以保证国王长寿无病。

国王欣喜地答应了和尚的请求,却不想后面竟是无尽的灾难。

想以一百种宝物换取石头的人,想不到自己的请求会落空,他再三地登门说服和尚,却遭到和尚的坚决拒绝。

我感到不安。

因为那个人每次来的时候,我总是能闻到蛇腥味。

终于有一天,那人撂下狠话:

“好话说尽了!你们等着灾难的降临吧!”

没多久,全国发生了瘟疫。

倾举国之力救治,还是哀声连连。

连国王都染病不起。

寺院的僧人,在和尚的带领下不断地诵经祈福、为病人看病、抓药、熬药……

我却知道这场瘟疫不简单。

因为空气里充满了蛇腥味。

国王召和尚入宫,询问可有对策,也问到了石头能不能解此瘟疫。

和尚淡然回应:

“只需让我专心闭关三天,必能解。”

国王点头,他还是相信和尚的。因为从他登基以来,和尚帮他渡过了大大小小无数的难关。

和尚回到寺院后,就沐浴焚香,闭关祈福。

三天后,巨雷响起,闪电似乎要把天空劈开,一阵狂风后,就是瓢泼的大雨。

瘟疫解了。

所有沐浴到雨水的人都痊愈了。

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过去的时候,突生异变。

一场流星雨,一块陨石落在皇宫附近,石上有字,大意是:和尚必须舍身成仁,否则瘟疫七天后就会卷土重来。

举国哗然。

国王焦虑不已,和尚却已经决定为民舍身。临走之前,和尚对着石头说:

“异界的生魂啊,我知道你的苦,那些来要石头的人,虽然他们掩盖了,但是我知道他们其实是人面蛇身……”

“敢问和尚,我……能回去我原来的世界吗?”我知道,那些人是我往昔的同伴,寄生而成为山神的同伴。

“问你自己的心。”

“我做错了很多事情,我生不如死……”我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:“你不要去赴死,那是他们的阴谋,你不知道,凭他们的本事,一场流星雨不算什么……”

“孩子,别哭。”和尚叹气:“我知道,但是我不死,民众又会受苦。”

“和尚,每次我一脱离寄主,就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要吞噬我们,那是什么?”

“心魔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修道岂能像你们这么冒进?心魔不除就妄自离体神游,活该有此一劫。”

“和尚……”我还想问些什么,和尚的弟子却说时辰到了,请和尚去往陨石处。

和尚却拿起石头,淡然赴死。

和尚怀里揣着石头,端坐在陨石坑里,等待火焰的燃起。

能来的民众都赶来了,谁不知道和尚最慈悲,这几十年里承受和尚恩德的人多了去,大家都哭着不舍。

国王泪流满面,最后还是挥手下令点火。

火焰生起,慢慢朝着和尚的身躯接近、蔓延。

我突然知道和尚为什么从容赴死。

他打算用自己修行的智慧火焚尽身躯,但是这样他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保护这个国家、保护这些百姓,不存在生死之说。

只是表面上看起来被烧死而已。

和尚一直从容默念经文。

突然,一把尖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,不!和尚也听到了。

“你以为你很伟大吗?嘿嘿嘿……”怪笑声璨璨响起:“你知道你死后,这些人打算干什么吗?

我们的人都准备好了,只等你死,我们会策划一场精彩的表演,让国王相信佛法没有用,让他改为信奉我们,到时候,你的弟子会被驱逐、杀死、寺院会成为我们的宫殿,那些愚昧的百姓都是有利益就相信,哪里分得清那么多,我们要毁了你一辈子的心血、毁了佛法……连星辰我们都能让它们陨落,何况这点小手段?嘿嘿嘿……”

和尚忽地睁开双眼,平静的心动摇了!他最在乎的就是佛法、他的弟子、法脉的延续……

我感到和尚的心乱了,他所有的神通正在消失。

火已经烧过来了!

那把尖锐的怪声不断地说着,却只有我们两人听见:

“你以为你很伟大,其实是你毁了佛法……”

和尚一声大喊,突然纵身而起,众目睽睽之下,他飞至了森林深处。

我随着和尚而去。

我知道他为什么他要逃开,他的身体在急速剧烈地改变着。

和尚变成了一条巨大无比的蟒蛇。

因为他起了巨大的嗔心。

心魔。

我那些人面蛇身的同伴没有估计到是这个结果,他们只是想趁和尚心神大乱的时候夺走石头。

大蟒蛇牢牢守着石头,远远地守着这个国家,守着那座他曾经居住的寺院。

只有我知道,大蟒蛇经常哭泣,它的眼泪化为溪流,从山上蜿蜒到山脚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一个小童子来到大蟒蛇居住的洞口。

“喂!”他对着洞口大嚷。

大蟒蛇蜿蜒而出,嘴里呵出的毒气足以让人致命。

孩童却全然无惧,依然笑嘻嘻地。

“你这个笨蛋!笨蛋大蛇!”小童子指着它骂。

大蟒蛇听懂了,正欲扑上去咬死小童子的时候,突然小童子抱住大蛇的身躯。

“爷爷,我好想你。”

大蟒蛇顿时怔在原地,我也愣住了。

“不,你不是我爷爷,你是我曾曾曾曾……爷爷,总之,我是你的第十一代孙子。”

原来,和尚出家修道之前,在世俗当中是有娶妻生子的,山中岁月悠悠,不知不觉,它的第十一代孙子都找上门来了。

“你看,凡是你的子孙,脚底都有一颗红痣,奶奶说是家族特征……”小童子忙不迭地脱下鞋袜,炫耀一样显摆脚底的痣。

大蟒蛇愣愣地看着红痣,眼泪扑扑地落下。

“家里一直记录着你出家修行后如何行善、如何弘法、如何助人……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看这些,我一直想成为和你一样的好人。”小童子兀自说着,没有留意到蟒蛇的眼泪像雨一样滴落,估计今天的溪水要暴涨了。

“爷爷,你真傻!不要哭、不要哭……”小童子抚着冰冷黏腻的蛇身却全然无惧:“你是为了救人才变成这个样子的,不怪你、不怪你……”

大蟒蛇哭得更厉害。

“家里的那本书上,一直留着曾曾曾曾……奶奶想告诉你的几句话。”其实就是和尚出家之前的妻子。

“曾曾曾曾……奶奶走得很好,你不用担心。她是口中称念佛号含笑而终的。”小童子顿了一下:“奶奶说,你不是因为对世人的怨恨而变成蛇的,你只是接受不了自己居然被心魔打败了,所以才变成这个样子。

她还说,既有此劫就励力忏悔,真搞不懂老头子躲起来当蛇是几个意思。真修行人不怕跌倒,就怕跌倒后不起来了。

染净无二,生死无别。

讲完了,哇,终于讲完了。以后不用背诵这个了……”

大蟒蛇怔怔地听着,我也听得呆住。

“爷爷,家里人为了找你找了很久很久,直到我出世了。”小童子得意洋洋:“我从小就能轻易找到各种蛇啊、蛇窝啊什么的,还不怕蛇毒……不过为了找到你,你孙子我累死了。”

…………

当晚,大蟒蛇就死了。

它走得十分安详。

我知道,它的心魔已伏,它去往那清净刹土了……

花开,见佛。

我依然孤零零地呆在山里,看着日升月落,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。

作者:Mercy

书名:《如梦令》

本篇连载小说已获授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

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一)
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二)
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四)
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五)

如梦令|第四折 山海记(六)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