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远以前,有一名穷人靠打零工赚得六升麦子,正想拿回家维持家计时,在半路遇见一位正在托钵的沙门。穷人心想:这位沙门容貌庄严、威仪具足,令人生起恭敬之心。若能供养,不知有多么殊胜!沙门察觉到穷人的心念,跟随他来到河岸边。

穷人请示:“我有麦子想要供养您,可以吗?”沙门回答:“当然可以。”穷人立即在地上敷衣,请沙门就座。穷人取一升麦子,和成一面团,供养时起心动念:如果这是位持戒清净的得道圣人,请让我现世成为一个小王国的国王!

沙门食用毕,叹言:“为什么这么少、这么小?”穷人以为法师食量大、还没吃饱,于是马上再取一升麦子,和成面团,并于供养时又起了念头:如果这是位持戒清净的得道圣人,请让我现世成为二个小王国的国王!

沙门伸手取回面团,依然感叹不已:“为什么这么少、这么小?”穷人内心不禁思惟:这位修行人食量真是大得惊人!已经供养两升麦子,还嫌太少。不过,既然我已经决定供养,就应该让对方吃饱!边打着妄想,穷人边取出二升麦子,和成一个大面团,恭敬地供养对方,同时在内心暗暗祈求:如果这真的是一位持戒清净的得道圣人,请让我现世成为四个小王国的国王!

沙门领受后,喟叹如前:“唉!为何这么少、这么小?”穷人一听,将剩余的二升麦子悉和成团,全部供养道人,并在内心祈愿:如果这确确实实是一位持戒清净的得道圣人,请让我现世作波罗奈国王,统领四小国,证得初果。

沙门取得最后两升麦子,仍叹息不已:“为何还是这么少、这么小?”穷人恭敬地回答:“请您尽量食用,假如不够,我愿意变卖身上的衣服,换取饮食再供养您!”沙门闻言,便将钵中五升面团悉数退还给穷人。

此时,大惑不解的穷人不禁问道:“尊者,您原本嫌面团太少、太小,现在为什么只吃一升,不全部吃完呢?”沙门回答:“你供养我一升面团时,内心冀求成为一个小王国的国王;供养第二升面团时,只求作两个小王国的国王;供养第三、第四升面团时,只愿现世成为四个小王国的国王;供养剩余两升面团时,亦仅仅发愿作波罗奈国国王,统理四个小国,并于其后证得初果。所以我一次又一次提醒你:你的愿怎么这么少、这么小?并不是因为所供养的面团数量多寡啊!”

穷人一听,产生种种自我怀疑:现世成为统理四小国的波罗奈国国王并非小事啊……恐怕不会应验吧!可是,能够知道我的心思,必定是得道圣人,是殊胜的大福田,应该不会欺骗我才对呀!

沙门察觉到穷人种种心念,于是将手中的钵抛掷到空中,腾空飞起,化成量齐虚空的巨大身形;随之又缩小如微尘,一化无量,无量化一,身上出水,身下出火,行走在水面上如同行走在地上一般平稳,行走在地上如同在水中滑行一样迅捷轻快。在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变化之后,沙门对穷人说:“好好发愿,发大愿,内心不要怀疑忧虑!”言毕隐身而去,不见踪迹。

穷人亲眼目赌圣者示现神通变化,对佛法、布施功德信心大增,于是决定出发到波罗奈国首都去。在半路上,碰巧遇见波罗奈国国王的宰相,宰相仔细端详衣衫褴褛的穷人,开口问道:“你莫非是某某人的儿子吧?”穷人老实回答:“的确。”宰相再问:“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?”穷人不禁悲从中来:“少时失怙,家道中落,孤苦无依、无亲无故,一生都在穷困苦恼中度过,才会潦倒落魄到这种地步!”

宰相亲自带着穷人,来到国都王宫,入宫向波罗奈国王禀报:“国王,您某某亲戚的儿子现在正在宫门外,憔悴贫苦。”波罗奈国国王敕令臣下引进穷人,问明身世原委之后,证实的确是亲人的独生子,再三叮咛务必亲近自己,切莫远离、流浪异乡。

七天之后,波罗奈国国王重病不治,舍报往生。众臣商议:此王素无子嗣,仅仅这名穷子,是现存唯一至亲,宜应推举他作波罗奈王,统领四小王国。

穷人先前布施圣者所发的愿实现了,然而登上王位之后,却不行仁政,广肆暴虐,令百姓苦不堪言。此时,当年应供的得道沙门忽然现身于波罗奈王宫宫门前,于虚空中结跏趺坐,对恶王开示:“你先前发愿要证得初果,为何现在广造恶业,违背本愿?”随后对他广说种种妙法。恶王见恩人示现,忏悔自责,惭愧悔过,行善修道、精进不退,终于证得初果。

典故摘自:《杂宝藏经˙卷四—-贫人以糗团施现获报缘》

省思


三宝福田诚不可思议!布施供养之福,现世得天人福报,进而得道证果。点滴善法,随愿力不同,所感果报个个殊异。因此我们不仅要发愿,更应该发大愿、发善愿、发无上悲愿,上求佛道、下化众生,以坚定信心,于学佛路上勇健不退,终必能圆满心愿,福慧具足,广益群生。

最新评论